首页 > 申博娱乐 > 正文

和传统竞技类博彩过时了?
2017-08-07 12:29:59   来源:申博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凭着自己在菠菜圈的信誉度,吴志毅已经无需像初创时那样,挨个往竞猜群复制交易广告;也不用请求大户玩家,让他们把竞猜平台上的帐号昵称改
凭着自己在菠菜圈的信誉度,吴志毅已经无需像初创时那样,挨个往竞猜群复制交易广告;也不用请求大户玩家,让他们把竞猜平台上的帐号昵称改成吴自己的群号,以扩大知名度。

吴的QQ群人数接近八百,这是他一年积攒的稳定客源。群成员跟吴交易“菠菜”,也主动把有此需求的朋友介绍给他。

创建菠菜交易群时,吴志毅也曾希望多交朋友。现在,他却很少通过“菠菜”玩家的好友申请。因为最难防备的,就是那些和自己成了所谓“朋友”的玩家。

和吴有过单笔近两万元的饰品交易记录、身负十几万债务、已经跑路两个月的玩家朋友,曾在凌晨七点打电话给吴志毅。

通话半小时,前二十分钟,对方一直在说自己的近况,比如身处国外度假,住在一家贵而知名的酒店等;接着话锋一转,装作不经意地提到自己看中了一场比赛,不断强调吴是好哥们,进而问吴,“可不可以帮我下注?”

吴志毅果断拒绝,“这些都是套路”。

一位认识近两个月,期间交易四五次,每次买入千元饰品的客户,几乎天天找吴聊天。客户本身也是一个两千多人竞猜群的管理员。这让吴志毅对他放下了戒备。最后一笔大额交易,对方让吴先交出饰品,吴同意了。对方没付钱,跑了。

“不要和赌徒成为朋友”,吴志毅常常提醒自己,尤其是那类会“上头”的。

在DotA游戏里,“上头”是指玩家在战斗中击杀了一定数量的敌人后,已经不能继续作战,原本可以全身而退,却一时冲动,失去理智地强行杀敌,结果被敌人杀死。

esportsgambling7

(和传统竞技类博彩一些样,每一局比赛都有多样的玩法)

李子涛是吴志毅的大客户,也是容易“上头”的那类人。他的博彩之路从赌球开始。第一次下注是去年夏天的欧洲杯半决赛。他和朋友去酒吧看球。酒吧里,有人开了小型盘口猜输赢,看球的食客花钱买啤酒当赌注。

朋友说:“你看球不买点球,跟咸鱼有什么区别”。

李子涛玩了几把,“觉得好没劲啊。”

“想玩大的,网上有直接用现金的那种,你要试试?”

“真金白银的赌博,我可不敢”。李子涛是八零后,生意人,自觉性格刚猛,好胜心强,“输烦了,我可能会卖房、卖地,把所有家当都丢进去。我拒绝。”

朋友知道他玩DotA,又说,“有些网站可以用游戏里的装备下注”。他之所以接受,原本想着“这东西你有钱也不一定能玩”,“输光了,得把钱换成菜,有一个缓冲和冷静的过程。”

大概是高估了那个“缓冲和冷静的过程”,只玩了两周,李子涛下注的起步价就抬升到 400 块。又过了两周,这个数字变成1000。没有经验,李子涛原有的装备很快就输光了。输光了,他也不怎么心疼,“因为没有输掉直观的钱。”

去年夏天,李子涛的孩子刚出生。他在月子中心照顾妻儿,心里还惦记着“菠菜”。开车去超市买日用品的路上,他会趁等红绿灯的间隙,打开博彩软件下上一局。

“理性”

有个黄花梨手串,李子涛一直带着,是用来转运的。

为了换风水,他在一家竞猜平台注册了两个号,一个接连失利时,他就使用另一个。他甚至认为账号昵称取得越丧越好。因为叫“赌神”,他会疯狂地输钱,改成“翻车大师”之类的就会开始赢。

竞猜平台里有一周玩家排名,赢钱的叫富贵榜,输钱的是天台榜。有一个月,李子涛在三天内输掉了二十万。他两个号同时出现在天台榜上,一个高居榜首,输十五万;另一个排行第七,输四万多。

近期CS: GO有国际性大赛,他在公司加班到深夜时也会下注。他的桌子上有两台电脑,一台打开办公软件看资料,一台放着实时的赛事转播。连押四个晚上,他赢了五万多,重回富贵榜第一。

李子涛一年的竞猜流水高达千万,收益十多万。他自称是“十赌九输”里,赢钱的那个“一”。

入门阶段,他也上过当,赌友欠下李子涛一万多块钱跑路后,李甚至雇佣私家侦探找人,无果。尽管借钱时,他留了心眼,向对方要了身份证信息和家庭住址。

最让李子涛恼火的,是加入了一个骗子推单师的QQ群,群里推销会员制度——每周缴纳 200 元会费,加入另一个VIP群,获得 10 场比赛的下注建议。他买了两周,原本以为能稳赢,结果第一周 10 场比赛只中了一场。

“就我自己随便蒙,也不止赢这么点吧”。

esportsgambling2

(是怡情还是伤身?恐怕也无关大小,而在于一种普遍性的“游戏能力”)

这位骗子推单师推的是反单。反单是骗子故意给出错误的下注建议,让群内玩家都把钱投在可能会输的队伍上。这样提高了比赛中另一支队伍的赔率。骗子站在玩家的对立面,下注这支高赔率的队伍,获得更多收益。

李子涛现在也是一名推单师,有自己的推单群。

实际上,他有个团队,运营着四个QQ群。一群和三群都是普通的菠菜玩家群,供人闲聊;二群是推单群,处于禁言状态,只有群管理可以发布比赛的下注建议;四群是电竞游戏群,与菠菜无关。每个QQ群两千人,进群需要收费。

团队根据竞猜项目,分为DotA2、CS:GO、体育三个部门。每个部门有六个推单师。他们都是经验老道的玩家,入选需要通过考核。方式是竞猜 20 局比赛,压中 12 场即可。

18 位推单师有个QQ小群,被戏称做“办公室”。他们将给出的下注建议叫“作业”,传到二群是“发作业给学生抄”。

作业 24 小时都能发布,没有数量限制。每场比赛,推单师经过简单讨论,统一意见后才能发布。李子涛规定,推单师推荐的比赛,自己必须跟注,并截图发布在推单群内,以防止反单出现。他对外宣传的原则,就是坚决不推反单。

目前,群里推单师均是无偿服务,算做志愿者。但在李看来,成为这一角色是对玩家竞猜能力的肯定,是种荣誉。大户玩家在推单师的建议下赢得比赛后,也会分给他们一些“菜”作为奖励。

在这个圈子,做买卖和行骗类似,第一步都是建立信任关系。去年年底,李子涛招募了一支技术团队,开始研发自己的竞猜平台。产品形态与国内主流的MAX+、VPGAME、大力类似。他运营推单群的最终目的,是取得玩家的信任,在自己的平台推出时,将这群玩家转化成用户。

一年时间,李子涛从菠菜玩家,变成电竞博彩的创业者。他说自己的商业理想是“引导玩家们科学合理地玩竞猜”。

可谁都明白,一旦上头,所有理性都会抛在脑后。

爱过

外号叫查尔斯的玩家,曾是李子涛与吴志毅共同的朋友。

吴志毅曾在凌晨一点收到查尔斯的QQ消息。查尔斯说,自己正在澳门赌博,欠下了还不起的高利贷,被债主困在一家酒店里,希望吴能帮忙报警。吴看到后,立马回复,“我想想办法。”

他先是拨了澳门的报警电话,是查尔斯告诉他的,可是内地号码打不通;接着,又下载注册了网络电话继续打,还是不行;吴志毅又打110,回复称澳门的事情管不了;发QQ告知查尔斯报警的情况,再没收到回复。

一周过去,吴志毅听朋友说,查尔斯的父母去到澳门帮他把钱还了。有人说数额只有七八十万,也有人说超过一千万。当时查尔斯给好几个菠菜圈的朋友发了消息,只有吴答应了帮他。

就在去澳门前两天,查尔斯把之前拖欠吴志毅的一万多元还上了。那时,他们认识一年,查尔斯 27 岁,是个富二代,玩电竞博彩已经输了四十多万。

吴志毅记得,刚入圈时查尔斯很单纯,在同一个主播群里,就被伪装成商人的骗子连续骗了三次。他玩竞猜很少赢,常年盘踞在天台榜上。仅有的胜利,让吴志毅印象深刻。那次,查尔斯用一千元赢了差不多价值十万的“菜”。他卖给吴一半,剩下的想拿去继续赢,结果输光了。

查尔斯和李子涛有共同的VIP群。这是一家竞猜平台创建的,只有不到五十人,都是大户玩家。从澳门回来后,查尔斯继续着电竞博彩,他找到李子涛借钱。李说没钱,游戏里还有价值三千块钱的“菜”,分了他一半。

几天后,看到VIP群里群情激奋的讨论,李子涛才相信,查尔斯这次真的跑路了。

查尔斯给其中一个群友写了长篇幅的消息,信中他说,“我不想再骗人了,骗人的滋味太难受了……我现在想重新找回生活,钱我不会不还,我慢慢赚”。

这时大家发现,原来整个群的人,从大户玩家到竞猜平台的工作人员,都是查尔斯的债主。查尔斯骗了所有人。说完这件故事,李子涛一句“卧槽,这样的人也能行骗,我都被骗懵了”,脱口而出。

这之后,再有电竞博彩的“赌友”找他借钱、借“菜”,他只有一句话:

“不帮,不借,爱过。”

相关热词搜索:传统 竞技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两只公虎相斗 年长东北虎被咬窒息